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购物流程
商品列表
商品名称 属性 市场价 本店价 购买数量 小计 操作
购物金额小计 ¥0.00元,比市场价 ¥0.00元 节省了 ¥0.00元 (0)
© 2005-2017 黎明的夜色还是那么凝重黑乎乎的炕头上,母亲摸黑悄无声息地爬起摸索着穿好衣服,凭着感觉走到灶膛前点一把柴火在灶膛里,闪闪烁烁的火光照亮了母亲瘦弱的脸,就着火光母亲开始往大锅里加水,轻轻地一马勺又一马勺加足水悄悄的坐在小板凳上一点点往灶膛里填柴,不用风箱就这样一直把锅里的水烧开煮饺子。每次睡意朦胧里看到母亲的身影就知道哥哥即将出发去县城上学喽。那时候没有钟表公鸡打鸣和太阳公公就是母亲的闹钟。凌晨鸡叫第一遍母亲就该起床做饭了。母亲是急性子干什么从来不迟到,用母亲的话讲就是赶早不赶晚人可以等车车是不等人的。我们家离跑班车最近的镇子也足足有十五华里的路程每天只有一趟班车早出晚归所以一刻也不能耽误误了只能等明天的班车。出发头一天吃过晚饭母亲开始和面做馅,等一切就绪了我们都围坐在一起包饺子会擀的擀皮,会包的包很快就包好了。沾哥哥的光一家人都能饱餐一顿饺子。那时候的饺子是陕北最好的招待客人的上上饭即便不是肉馅的。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